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真美的父亲]

[真美的父亲]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欢迎光临!」

  西餐厅里响起清脆响亮的招呼声。

  渡懒真美…嗯,她现在叫做佐藤真美。半年前还穿着华丽礼服的她,正穿着
粉红色的滚边围裙为顾客服务。

  「优二,没课吗?」

  「老子今天翻课。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不好好玩它个过瘾,怎么划算?」

  已经是老油条的优二,坐上老位子,眼睛就不老实地在真美胸前的圆弧上打
转 .她纯白丝质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诱人曲线…不顶大,但是那种悬而不坠的弹性
与触感…在微微晃荡着。

  「我知道了,优二一定是没有女朋友,才每次孤伶伶一个人来坐冷板凳。没
关系,明天起,我和你一块去上课,让人家见识见识,优二还是有办法钓到马子
的。」

  故意开他玩笑。

  「在鬼址什么啊?」

  在玻璃杯里加水,她乌黑亮丽的长发垂下来,传来一阵淡雅的花香。优二感
到自己的小兄弟开始在蠢蠢欲动,连忙把视线移向窗外。

  这里是横须贺。淡淡的四月天,海风拂过枝头绽放的樱花…

  「优二,你的脸好红哟!对不起,是不是皇家咖啡里加太多白兰地了?」

  优二回过神来,望着走回吧台的真美,短短的百褶裙下高翘的双臀、杏仁白
修长的双腿、双腿间交叉的神秘地带…优二又深深吸了口气。

  『国民美少女渡懒真美的第一次献声:一百万个罗曼史』墙壁上挂着一年前
真美甜美的笑容。

  高三那年,真美因为朋友的恶作剧,阴错阳差地跨入了演艺界。但是,说实
在的,真美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柔美明媚的瓜子脸、微微前翘的樱桃小嘴和带
着天真无邪神情的小女人的诱惑,不让大家共享,实在是太可惜了。

  实际上,她确实造成了轰动,在美少女的选拔上艳冠群芳,也成了当时许多
少男的梦中情人。

  优二是真美从小青梅竹马的玩伴,从来不觉得这个黄毛丫头有什么特别动人
之处。

  直到那次真美的演唱会上…看着聚光灯下载歌载舞的真美,跟几万人挤在一
起的优二,才第一次感受到她惊人的媚力。

  真美真是天生作明星的料,她有些羞涩,但浅浅的笑却是那么清纯甜蜜,让
人不着迷也难…台上的真美,那是优二很陌生的世界。

  看到优二的真美兴奋地向他挥手,灿烂的笑容映着她满怀的鲜花。不过等演
唱会结束后,被抛媚眼的优二被真美的歌迷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哪来的臭小子,别乱打我们真美的主意。」

  那天深夜,真美特地从东京坐夜车赶到横须贺,倒在鼻青脸肿的优二的怀里,
哭哭啼啼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到现在优二还忘不了她颤抖的身躯的温暖。

  但是因为真美的唱片公司太小,在出了一张唱片后就无疾而终了。

  在那时候,真美的父亲也终于能脱离上班族单调的生活,拿着真美赚来的外
快,开了一家西餐厅。但由于缺乏经验,『海滨休憩小屋』很快陷入困境,并负
下大笔债务。孝顺的真美决定放弃念大学的机会,在家里帮忙。

  这是18岁的真美,她的故事…

                ***

  「小姐,洗手间的水好像不通,你能来看看吗?」

  在洗手间前站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子。

  他戴着墨镜,唇上的八字胡夸张地翘向两边,涂满发胶的油亮长发全部梳到
后面,露出他四方的前额,黑色的皮夹外套紧紧裹在身上。

  这、这是个令人害怕的男人…与这里清新雅致的气氛毫不搭调。

  「是的…请等一下。」

  真美硬着头皮走过去。

  就在真美走进厕所的刹那,喀擦一声,陌生男人从后面把门锁上,然后就压
上了真美的身子。被吓坏的真美反而叫不出声来,男人的手游移在她嫩滑的双腿
上,接着就滑进其间的三角洲地带…

  「小姐,你可爱的小蚌壳还夹得真紧。怎样,害怕吗?要不要让父母来瞧瞧? 」

  「好痛!」

  男人的手粗暴地拨弄她两片细嫩的内瓣,真美左躲右闪,但因为身子被架住
而挣脱不开。

  「请…请你放开我,不然我就要喊了。」

  「哦,声音很好听嘛!试试这里的如何。」

  说着,就在真美年轻尖挺的双峰上揉搓起来。

  「可惜可惜,33寸小了点。」

  真美胸前的隆起像两团发酵的面团,给揉磋得变了形。

  「有什么服务不周的地方,我向你道歉,可、可是这样…」

  从小就在尼姑学校里长大的真美,从来没有跟男孩子有过的这方面的接触。
她拼命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怎么,要哭啰?真美小姐,哭是没用的,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办法靠哭来
解决。」

  说着,就掀开真美的百褶裙,抓起她白色棉质内裤底部的两头。

  「妈妈帮你挑的吧?这种款式是给欧巴桑穿的,小姑娘,该选些适合自己年
龄的草莓、碎花镶边的底裤了。」

  内裤的底部深深嵌入双臀间T字型的凹陷。

  「放开我,你住手啊!」

  男人紧紧扣住真美想去遮掩的双手。

  棉质底裤纠结成一团,像根粗糙的绳子在真美的身下摩擦,真美的核果乾燥
得好像要迸裂开来。

  「看见你后面的小穴道啰…」

  对自己最隐密的地方,被这么个陌生的男人恣意地玩弄品评,真美感到害羞
得不得了。她拼命扭动身子,想避开他窥视的目光,但那只是使底裤越嵌越深,
阵阵的痛楚让她开始呻吟起来。

  「啊…嗯…」

  男人眼里闪着炽热的欲火。

  「嘿嘿!扭得这么厉害。小姑娘,你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吧?」

  「怎么问我这种事…」

  真美来不及多说什么,就让男人抓住手,硬塞给她那根温热粗壮的肉棒,肉
棒在真美颤抖的手里脉搏般抽动着。

  「嗯、就这样慢慢滑动,来啊!真美小姐,你知道自己就是让爸爸由这根宝
里面搞出来的吗?」

  在手中不断抽送的硕大男体…小时候与父亲共浴时,记忆中水气弥漫里父亲
身下那团松软的赘肉,还引起她极大的好奇。

  「爸爸,那是什么东西啊?」

  现在被自己结实地握在手里…

  『天啊!我要死了吗…』

  意识模糊的真美终于昏了过去。

  「真美,你醒了吗?还好吧?」

  真美的爸爸一脸担忧。

  「是一位先生看你在洗手间里昏倒,把你抱了出来。」

  妈妈温柔的声音传来,真美反射性坐直身子,找寻那关爱的眼神。现在,真
美躺在自己的床上,房间内熟悉的摆设和浪漫的粉彩色调,让她放下了心。

  「妈妈,我…我没事,只是突然头昏,休息一下就好。我想先去洗个澡。」

  真美原本想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但想到父母亲已经为餐厅的经营
伤透脑筋而作罢。

  在浴室里,真美退下裙子,看见皱成一团的底裤,那…那件事还是真实发生
过啊!

  镜子中反射出大腿内侧粗壮的指印,真美用手抚摸,好像又感受到男根抽动
温热的感觉。

  真美拼命洗手,直到一层皮几乎都要脱下来,但那种湿漉漉的恶心感还是存
在 .

  记得在一次歌友会上,真美也曾碰过有这样的手的男生,当宣传告诉她这意
味什么时,那种欲呕的感觉就跟现在一模一样。

  此外,真美还拼命清洗身子,直到肌肤因过度的擦洗而泛红。乳白色的肥皂
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上滑过…鼓胀成两个大馒头的乳房、中间撅撅的小巧乳头、
体下略显稀疏的芳草…肥皂像只肥肥胖胖的手探入私处。

  「啊…」

  真美停下动作。

  『他…他会不会在我昏迷的时候,欺负了我?可是,如果真是如此,应该会
痛…』

  在浴室的大片镜子前,真美躺下来张开双腿,小心翼翼地检视着。

  这是真美第一次认真地看着自己的隐密处。她用手指拨开那两片碗豆夹般的
花瓣,露出其间粉红色的花肉和花蕾。

  嗯…真不好意思,那一团皱巴巴的红肉…尽管是自己的身体,真美还是羞红
了脸。

  『不行,我非得把它弄清楚不可。』

  她强迫自己看着镜中黑毛下的私处,鼓鼓的核果像颗浑圆的弹珠,真美想起
它被摩擦时带着刺痛的特殊感觉,就在上面轻轻抚弄起来。

  「啊…」

  快感像电流般流窜过全身。

  『那是怎样奇妙的感觉啊!』

  18岁少女的身体早就可以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只是真美一直还没有机会。

  『他一定还没侵犯过我…』

  真美现在只关心核果传来的阵阵快感。

  「嗯…」

  她逐渐加快抚弄的速度。

  『我的乳尖痛痛痒痒的…』

  真美用手指夹着那两粒小纽扣。

  『谁…谁能来吸吮我?』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夜倒在优二怀里哭泣的模样。

  『…优二?是优二吗…?』

  优二帅气潇洒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真美感到自己的泉洞里泛流出透明的黏液。

  『我…好奇怪,嗯嗯…这里好热,优二,帮帮我!』

                ***

  第二天是餐厅的休息日。中午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拜访。

  乖巧的真美很快端出咖啡,只是当她打开门,看到坐在那儿的客人时…

  「不!」

  没错,所谓的客人就是昨天对真美动手动脚的陌生男人。

  「真美,快来跟经理谢谢,昨天还是人家发现你昏倒,把你抱了出来…」

  不知情的妈妈还热络地招呼人家。

  当真美把咖啡杯放下时,因为手抖得太厉害,而发出「砰」的一声。

  「你昨天怎么突然昏倒,真吓了我一大跳。还是妹妹觉得叔叔长得太恐怖啦? 」

  他一笑起来,嘴巴就歪到一边,看起来更怕人了。真美失神地望着他,什么
话也说不出来。

  「真美,看你这是什么样子。经理先生,真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

  真美被骂,尽管觉得很委屈,也只好忍着。

  「非…非常谢谢您…」

  「那么黑须先生,我会把事情告诉真美…」

  父亲微弱的声音,打断真美道谢的话,真美从未见他如此的低声下气。

  到了晚上,父亲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原来他们因为餐厅经营不善,向一
家地下钱庄借贷超过了三亿日币。

  「真美,借款的期限就是明天了。如果爸爸还不出这笔钱,我们全家就…」

  说完,就深深叹了口气。

  「那家地下钱庄的老板还经营有一家名为CROSS的经纪公司,那位黑须
先生就是这家公司的经理。他说他们公司对你很感兴趣,相信你绝对有成为偶像
巨星的条件…」

  真美很清楚对方的意思,还不就是让自己替父亲还债。只…

  只是那个可怕的男人主持的经纪公司,他邪笑的丑陋嘴脸又浮上心头。而且
对方还提出在签约的期间内,真美都不得回家的要求。

  「爸爸居然为了钱就把真美卖掉,太过份了…」

  泣不成声的真美其实并不是真的怪父亲,只是想着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养育她
18年的家,慈爱的父母亲…一边收拾东西,她的眼泪像一连串不停的小珍珠滚
落下来。

  最后,她把7岁那年的生日礼物、从那时就陪伴着她的「泰迪熊宝宝」放进
背包,拉上拉链。

  『从明天起,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她拿起话筒,表情严肃地按下号码。

  「哦,是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打电话给我。」

  优二的话里充满惊奇的喜悦。

                ***

  深夜里,横须贺的小码头上,微弱的街灯照着两个深情相望的身影。

  「小时候,我们常一起在这里疯…」

  真美低着头,她心头涌起一股酸酸甜甜的微妙滋味。

  「优二,我爱你。」

  话一出,两个人都受到极大的震动,像两颗心在刹那间被串在一起。

  「谢谢你一直那么照顾我…」

  看着海面上点点稀疏的火光,真美更坚定了。就在今天晚上,她要把完整的
自己献给他。

  只要得到优二的爱,那可恶的男人也就无所谓了。

  「优二,爱我吧!」

  真美握着优二的手,把它放到自己的胸前。优二感到没穿内衣的乳房饱满浑
圆的质感和激烈的起伏。

  「优二,你不会认为我是很随便的女孩子吧?」

  她微微上仰的脸颊,滑落下泪水,一滴滴流入那樱红色高翘的双唇…

  就在这时候,砰!优二脑后响起一声闷响,他缓缓地倒了下去。四五个人由
一旁的仓库角落跳出来,把想去扶住优二的真美拉走。

  「优二,醒醒啊!你怎么了?」

  真美的喊叫声越来越远。

  她想像中美好的成年仪式,就这么结束了。

                ***

  第二天早上,佐藤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豪华座车。一双踏着镶钻高跟鞋的
美腿伸了出来,黑色的套装紧紧搂着她凹凸有致的身躯,齐耳修齐的俏丽短发和
黑边镜框下那对锐利狭长的凤眼…这是个美得惊人的女人。

  「你要好好保重自己,遭遇任何挫折都不要灰心丧气。」

  真美的母亲哭哭啼啼交代着,表情沉重的父亲则一言不发。

  「你给我快点!」

  女人冷酷无情的声音打断母女道别的场面。

  就这样,真美离开父母保护的羽翼,飞向一个未知、也可能充满危险的新世
界 .

  那女人叫作菅野沙夜。从现在起,她就是真美的经纪人了。

  事实上,真美对沙夜的脸孔一点也不陌生。在真美高中时代,她就成为日本
顶尖的模特儿,出现在杂志和各种媒体的广告上。她曾经也是真美崇拜的对象,
只是,脸上没了惯见笑容的她,冷冰冰地像换了另一个人似的。

  当黑色座车疾驶在通往东京的高速公路上时,沙夜忽然一把抢过真美的背包,
就往窗外丢去。

  「你在做什么?」

  那个装满18年来真美珍贵回忆的背包,泰迪熊毛绒绒、胖嘟嘟的身子…

  「太过份了,那是我仅有的宝贝。优二,你在那里,快帮我抢回来…」

  「啪」的一声,沙夜一个巴掌打在真美泪水纵横的脸上。

  「佐藤小姐,你好像还搞不清楚状况,你现在已经是渡獭真美,是我们CR
OSS公司要包装生产的商品,商品会需要那些滥情伤感的玩意吗?」

  沙夜把头撇到一边,不再理会黯然哭泣的真美。

  八层楼高的建筑物,全贴满了黑色磁砖,莫名的恐惧袭上真美的心头。真美
记起数年前一个当红的偶像歌手,在留下『不,我再也受不了。爸妈,请原谅我。』
的字条后,就从这只黑色巨兽的身上跳了下去。

  电梯停在最高楼,真美被带进一个小房间。

  「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

  剥落斑驳的水泥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铺着白床单的铁床,塑胶衣柜和附淋
浴设备的洗手间…这是个约六个榻榻米大的简陋房间。

  「累了吧?先换个衣服、休息一下,待会到经理室,跟经理打个招呼。」

  沙夜的声音非常温柔,真美觉得暖烘烘的,心想沙夜刚才不过是对自己比较
严厉罢了。

  她脱下紧身牛仔裤,白色棉质底裤下V字型、两片厚唇的突起…解开牛仔衬
衫的钮扣,蕾丝胸罩紧紧托着双峰,低陷的谷间渗出一股浓浓的奶香。

  在镜子前,真美仔细地打量自己。

  『我一定要好好加油。』

  看着镜中甜美的自己,真美又重新拾起信心。

  不过真美并不知道,这面镜子是所谓的单面镜,也就是说镜子的一面是镜子,
另一面则是透明如窗户,可以监视镜中人的一举一动。现在的真美就如穿了新衣
的国王,对自己的赤身裸体毫不知情。

  穿上纯白的洋装,真美对镜子中的自己灿然一笑。

  经理室同样位于八楼,她敲了敲厚重的门,没有传来反应。

  「对不起…」

  她打开门进去,小牛皮的沙发和办公桌前都看不到人。

  真美看着这间宽敞的经理室,地上华丽的波斯地毯…微弱的人声从一个半开
的门传来。

  真美蹑手慑脚地走过去,才听清楚是…

  「嗯嗯…啊…」

  女人忘形的淫叫声。

  真美屏住鼻息,偷偷住里面望去。这…这是…

  真美太吃惊了,结果一屁股坐在地上,所幸没发出声音。

  因恐惧而放大的瞳孔,散成薄薄的一片,像布幕般不断放映着男女性虐、不
堪入目的镜头。

  『这…什么…』

  刚才冷冰冰的女强人沙夜,像只狗般跪在黑须大开的双腿间。如高脚杯的纤
细腰肢扭动着,股间的小嘴贪婪地开合…黏稠透明的口水垂流下来,在大腿的内
侧闪着一片晶莹的光泽。她全身赤裸,只剩下颈部的金属「狗链」和脚下镶钻的
高跟鞋 .

  「黑须,我的大王,沙夜的『妹妹』已经受不了,你做做好事,快进来搞我
吧!」

  沙夜五官深刻的脸扭曲成一团,沾满了湿漉漉的黏液。她嘴里含着黑须的长
萧,熟稔地吹奏着…那粗粗壮壮的玩意,真美感到手心一阵泛潮,那种又黏又湿
的感觉又回来了。

  「闭上你的狗嘴,好好地给我舔。嗯!」

  「是的,沙夜不该多嘴。」

  沙夜大理石般光滑的脸颊鼓起一大块,舌尖一层层拨弄上面包裹的肉皮,胸
前的双乳像两只跳动的白兔。

  「什么狗东西,我养你是干么的?搞清楚,让我搞你,你给我吃屎还差不多。 」

  黑须点起一根烟,一面就用鞋尖去踢她的双乳。

  「嗯嗯…请原谅我。是的,我连给黑须先生舔屁眼都不配,赏我吧!黑须先
生,从你大宝流出的任何东西,对沙夜都是最滋润的饮料。唔唔…」

  白兔突出的双眼红通通的,像随时会流出血水。

  从半开的门中,真美清楚地看到她股间的小嘴渐渐裂开,暗红色的内壁像蚯
蚓一环环抽动着,混杂了香水、汗水和下身分泌的野性的气息像一张网扑过来,
被捕获的真美感到胃在紧紧抽搐,一股酸液涌了上来。

  『居…居然有这么肮脏的事…』

  真美还未有过男女间真枪实弹的经验,这一?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谒蠢词侨绱顺舐⒉豢伤?br />议,简直就是一幅地狱受难图。